读《在酒楼上》有感1000字

来源: 网络 时间: 2019-05-28 15:12:53 阅读:

  读《在酒楼上》有感1000字

  熊江芹

  《在酒楼上》是鲁迅在辛亥革命时期创作的小说,收录在鲁迅的小说集《彷徨》中。

  小说主人公叫吕纬甫,整篇小说浓墨重彩地对吕纬甫的人物形象进行细致地刻画,向读者呈现辛亥革命时期知识分子的精神面貌,主要采用人物自述的表达方式向读者展现那个时期的社会现状。

  我带着极强烈的功利性心态来阅读这篇小说,字句斟酌,用灵魂去感受字里行间所透露的情感。

  当我阅读这篇小说的时候,首先引人深思的是小说的标题――在酒楼上,一个表示地名的标题。我思索良久,还是没能想出个所以然,唯一能得出的结论是,这个酒楼一定是小说情节展开的主根据地。

  故事从“我”来到S城开始。我细细品读小说中关于S城的描写,深冬雪后的S城,风景凄清,一派寂寥,物不在人也非,这里开了新的旅馆,学校的门口改了名字也换了模样,“我”的旧同事早不知散到哪里去了。尽管那家叫一石居的小酒楼仍在,也不是“我”熟悉的模样,整个S城是灰暗的。在“我”遇到吕纬甫之前,小说着重描绘的是“我”在S城的所见,这样的对S城的环境描写,在我分析看来是有三个妙处的:一是凄清的环境符合当时的时代环境,辛亥革命时期的环境就像S城一片萧条。二是凄清的环境体现作者内心的绝望与荒凉(鲁迅在文中提到意兴索然和客中无聊)三是凄清的环境为吕纬甫的人物形象作铺垫,从满怀革命热情的战士到如今的目光消沉的教书先生,主人公的人物形象很像阴沉的S城。总体而言,整个S城的环境像是在昭示着人们彻底的革命还未完成。待到革命完成之时便是黑暗驱散之时,想必那时的S城定是明媚的。

  “我”拾级而上来到小酒楼的楼上,无意中发现酒楼下的废园,惊异于废园里的景象,几株老梅竟斗雪开着满树的繁花,仿佛毫不以深冬为意;倒塌的亭子边还有一株山茶树,从晴绿的密叶里显出十几朵红花来,赫赫的在雪中明得如火,愤怒而且傲慢,如蔑视游人的甘心于远行。读到这里,我不禁思索,在一派萧条的S城的一隅竟有如此明艳的一幕景象,与当时的S城环境相比如此的突兀,但细想之下却又觉得是如此的和谐,予人以希望。小说中

  将S城荒凉的环境与废园里明艳的景象进行鲜明的对比,向读者表明,即使是在当时如此黑暗的环境下(革命任务尚未完成,帝国主义、封建思想当道),依然有一些革命者骁勇善战,顽强反抗恶势力,就像是在如此恶劣环境中开得依旧明艳的花一般。

  小说的后半部分着重描写主人公吕纬甫,包括他的外貌描写以及他的人物自述。“我”在酒楼上与旧友吕纬甫不期而遇,旧友吕纬甫的行动变得格外迂缓,不似当年的敏捷精悍,相貌比之以前衰瘦,眼神颓唐,失了精彩。从吕纬甫的人物自述中,我得知他从前是个满怀革命热情的革命者,曾拔掉城隍庙里的神像的胡子,曾连日议论改革中国的方法以至于打起来,但如今呢,却是个教《女儿经》的教书先生。现在在他眼里,事情是无聊的,日子过得敷敷衍衍,模模糊糊,再不似以前的吕纬甫。他以前的确想过要反抗,但屡遭挫折的他被恶劣环境打磨的毫无棱角,也就随波逐流了(小说中提到吕纬甫说的“掘开来”以及没有一件事是如意的)从之前的革命者到如今的教书先生,毫无疑问,作者这样写的目的是向读者呈现革命时期知识分子的精神面貌,吕纬甫一个人便代表了一类人,精神颓废,目光消沉,恍恍惚惚。但作者对这种现象却又是无可奈何的,小说中的阿顺就是在这样的封建环境中死去的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