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人和国家》读后感1500字

来源: 网络 时间: 2019-05-28 15:12:53 阅读:

  《人和国家》读后感1500字

  马里旦是新托马斯主义的最大代表人物,在《人和国家》一书中,马里旦重点介绍了其神权政治理论,马里旦认为国家的目的不能与人的目的和追求相违背,不能用有损于人的手段来实现所谓好的政治目的。马里旦指出国家要以实现人的“共同福利”为目的,人的目的则是要获得上帝赋予人的永恒的快乐,因而国家实现其政治目的的途径要依照“人权”、“自由”、“民主”的要求。此外,马里旦在本书中还主张通过建立“世界政府”的办法,来实现政治目的的全球战略。

  一、人民和国家

  马里旦对民族、政治体和国家等普遍观念重新作了界说,马里旦指出虽然有不少人把这些观念混为一谈,但它们实际上不是真正的同义语关系。共同体和社会这两个概念都是社会集团,但是共同体并没有社会中的与生物的现实有关的属性,而是一个纯粹的自然的概念,在共同体中,社会关系依赖于历史和环境因素,而在社会中起决定性关系的是个人的意识。马里旦认为,民族是一个共同体而不是一个社会,民族以出生时的血统为基础,民族中的人们有各种共同享有的民族遗产,但是民族还没有进入政治的领域,民族没有“首领”,民族之中有势力中心,但不具有政治权威,有情感联系但没有共同福利,有习俗风尚但没有规范和秩序,因此民族不是社会。那么什么是社会呢?马里旦认为政治体和国家可以称为社会,两者有细微的差别,但是历史观念普遍认为它们是等同关系,这是迫使民主国家陷入矛盾的主因。政治社会是一个理性的创造物,它的目的是为了实现人的共同福利,政治社会要求规范的法律系统,要求有公民之间的友谊、国家层面上的权威、公共的物资和服务;国家是更加抽象的概念,以往的历史观点认为国家等同于政治体,认为国家是政治体中的一部分,这种观点在专制主义的国家比较盛行,他们把国家的概念凌驾于政治体之上,然后又把政治体和民族等同起来,于是在一个绝对主义的国家观念中,国家就享有了某些特性和权利的绝对主权。

  二、主权

  普遍的观念认为,“主权是一个国家的绝对和永恒的权力”,主权来源于人民对他们全部权利的让渡。马里旦指出,这种观念的谬误在于错把物质的转让与人的赠与相混淆,也就是说君主只是众人的代理和人民的代表,但是实际权利还在人民的手上,因为人民转让的不是物质上的权力,如果一个实物为人所有,他就不能再为人所有,但是人的权利属于一个人的本性所有,所以君主不能从实质上占有这种权利。马里旦认为政治体、国家和人民都不握有主权,一般意义上主权分别有对外主权和对内主权,主权国家享有不负责任的最高权力,然而国家是要负责的和服从的,一个要受监督并且负责的主权就丧失了主权的独立性,因而国家不拥有主权;至于人民,人民不形式一种不负责任的权力,所以人民也不享有主权。

  三、目的和手段

  马里旦认为实现政治目的有两种手段,一是通过外在的技术合理化,另一个是通过人内在的道德合理化。他反对为了实现目的不择手段的马基雅维里式的政治理论,认为手段一定要和目的相称,这是政治哲学的首要的第一公理。基于一种立即成功的幻想,极权国家可能会通过镇压、放逐、毁灭、刺探和强迫劳动等技术手段来达到其政治目的,然而这种手段不合乎人性,不可能长时间维持下去。道德合理化的手段强调正义、法律和相互友好,通过不断地努力使得政治活动不被贪婪、妒忌、自私、骄傲和欺诈所支配。在这一点上,马里旦认为民主是实现道德合理化的唯一方法,民主本身包含着正义,因而偶然的弱点和缺陷是值得原谅的。

  四、民主宪章

  对实现“共同福利”这个政治目的来说,设立一部民主宪章是最重要的事情。民主国家的宪章来源于道德宪章,涉及人的政治和社会的权利与自由、责任以及其他的义务,教会在道德教化中具有重要作用,一方面基督可以让人受到民主宪章现世信仰的鼓舞,另一个方面基督教哲学是民主宪章的根据。与教会一样,政治生活也有异端者,这些人通过鼓吹和歪曲社会准则来摧毁真正的言论自由,极权国家有时候会直接杀死异端者,因此审查制度是确保自由、道德和共同宪章得到保护的最坏的方式。马里旦指出,保卫民主宪章的最好手段是教育,教育有助于培养人们的信仰,通过共同赞同的方式消除某些基本概念上的分歧,使得共同宪章得到了全体公民的实际的共同承认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