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硅谷之谜》读后感:没有大脑新皮质的生活

来源: 网络 时间: 2019-05-28 15:12:48 阅读:

  没有大脑新皮质的生活

  ――《硅谷之谜》读后感

  注会15郝小仪

  当志昊(人名)抱怨自己已经30岁了还一事无成,又不是20岁的姑娘,为什么要那么坚持自己的梦想云云的时候,世熙(人名)对她说“负责20岁、30岁这样时间概念的部位,就是大脑外侧的新皮质。而猫和人类不一样,没有新皮质,所以每天吃着同样的饲料,每天在同样的家里过着同样的日常,也不会感到抑郁或者无聊,因为对它来说,时间只有现在。因为是20岁、30岁,所以就要做什么相应的事情,像这样把自己关在牢笼里的,在这地球上只有人类。唯有人类,会因为年龄去做出判断,进行选择,这就是人类进化的代价。”

  ――《今生是第一次》

  最近读了一本书,看了一部剧。书是IT行业的老兵吴军先生的著作《硅谷之谜》,剧是最近热播的老阿姨玛丽苏韩剧《今生是第一次》。神奇的是,我居然在两者之间寻找到了相似的精神,一种的反叛、宽容而又饱含情怀的精神文化,即所谓的“没有大脑新皮质的生活”。

  硅谷是人类发展历史上的一个奇迹。它的奇迹不在于产生的GDP有多高、技术有多领先,而在于它不断地创造卓越:在数次技术革命中都没有落伍,反而成为历次的革命领导者。创造这些奇迹的主体,包括那些改变世界的伟大公司(仙童、英特尔、苹果、基因泰克、思科、谷歌、特斯拉和Facebook)、超一流的大学(斯坦福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旧金山分校)及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(红杉资本、凯鹏华瑞和NEA),也包括那些拥有世界情怀的理想主义者。是什么造就了硅谷这种独一无二的成功呢?

  作者把过去媒体上常见的解释总结成下面几点:1、气候说,即硅谷拥有良好的气候条件。2、斯坦福说,即硅谷是靠斯坦福不断孵化新的公司而维持繁荣的。3、风险投资说,即硅谷的成功是靠风险投资促成。4、政府支持说,即硅谷的成功靠的是政府的支持。5、保护知识产权说,即对专利的保护是硅谷能够不断创新的原因。

  然而,这些观点在作者的例证与逻辑推理中被一一击败。进一步的,作者提出了自己的观点――硅谷成功之谜,在于它反叛、宽容而又拒绝平庸的精神文化。

  1

  反叛――N+1型的企业诞生

  有一个关于硅谷的车库传说,即许多伟大的公司初期由于人员及资金的缺少,往往生发于硅谷的车库。然而,现实是只有苹果公司是以这样的方式诞生的。大多数的新公司,诞生于一种很神奇的渠道――从原来的公司或是大学中“反叛”出来。

  截止至2013年底,最初的半导体行业巨头仙童公司已经派生出了92家公司,其中30家成功上市,包括著名的因特尔公司。谷歌、思科、太阳和雅虎则都是从斯坦福走出来的,他们在创业期,利用的都是斯坦福最集中、最优质的资源,技术成熟之后,独立于斯坦福成立公司。这种反叛的模式发展至今,甚至产生了“内部创业”的模式,即公司鼓励自己的员工利用公司的资源进行小团体创业,如果失败了,就当做是项目失败,成功了,就由优先投资或收购公司的权利。

  这些公司,是N+1型叛逆,非但不在简陋的车库产生,反而往往产生于巨人的肩膀之上,在原来的基础上更上一层。

  但是其他地方却存在着N-1型叛逆。一些从原有公司独立出来的新派生公司,不过是技术骨干或是掌握市场资源的销售人员简单重复原有的业务,通过价格战与原公司进行低层次的竞争,山寨而非原创,对技术进步与产业升级,并没有实质性的帮助。

  2

  宽容――失败才是大多数的结果

  宽容失败对于成功是十分必要的,因为成功实在是太难了。除了客观条件和个人努力等可观测因素之外,还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运气成分。在硅谷成功创业、或是成功做出一项重大成就的人,都承认自己只是运气好一点点,因为当他们回顾自己成功的过程时,都发现了幸运女神的庇佑。作者回顾谷歌的创始经历中,多次的重大决策若是有一次的失误,也不会有今日的谷歌公司。

  在苹果和谷歌等公司,内部常常会同时进行多个项目,但我们实际接触到的产品却十分有限。这是因为很多项目都夭折了,但他们从不会因为项目失败而解雇员工的情形,尽管每次失败都可能造成了很大的亏损,也没有让任何项目经理承担责任,也没有因此而缩手缩脚不再多项目并行开发。

  3

  拒绝平庸――残酷的丛林法则

  硅谷不断上涨的高成本导致了正向淘汰,没有什么公司可以再那里站住脚后就能够永远地待下去。在这里,只有市场机制来分配资源,只有利润足够高、发展足够快的公司才能生存下去,做不到这一点,就得搬离硅谷,每一次的转型,都会淘汰一批公司,同时带来新的、更挣钱的商业机会。

  比如,通用汽车的工厂因受到市场影响让位给日本丰田,20年后,又转手给了特斯拉;今日的谷歌的总部是当年的明星公司SGI的总部,而Facebook的总部则是当年SUN的总部。

  而这样的思维会微观化,细化到企业所雇佣的个人。这里来的工程师,每一个都会被给予决定事项的直接权利,相应的,他们也必须要有独立完成一个项目的专业能力,而且,这种能力必须是世界最卓越最顶尖的,除非如此,他们是无法再硅谷极高的成本下生活的。

  硅谷的就业文化是“死亡是一个公司对社会的最后一次贡献”和“淘汰掉不合适的人对双方都是解脱”。

  拥有这样的精神文化生活的人,就如同“没有大脑新皮层”一样,不会被过去、现在甚至将来的考虑限制,他们只是在不断地追逐,不断寻求自己的极限,不断地探索自己的潜力。

  反观自己,进入大三以来,因为更多考虑到毕业后的去向,开始尝试申请各种实习单位,在这个过程中,失败率几乎动摇了自己继续认真学习的赤诚之心。但是《硅谷之谜》告诉我,一方面,失败才是常态,我想确实不该过分夸大自己的失败及其所带来的痛感;另一方面,永远拒绝平庸,当发现自己确实缺少一些能力(如一些社会沟通中必要的软能力)时,不要消极地把自己归为平庸之辈,而是积极的应对,相信自己会通过努力变得好那么一点点,通过这种一点点追逐达到卓越。永远,不要给自己的思维设限。

  之前还有一个小小的打击。一位老师说他曾经听一个用人单位评价“过多的能力无论对于公司还是个人来说,都是一种浪费。”我想这或许是真的残酷的现实,我们对于一些用人单位来说,不过是螺丝钉与螺丝刀的关系。但是当我冷静下来想的时候,我并不接受这样一种看法,至少我希望我的人生,没有所谓的“过多的能力”,只有还需进步的空间,无论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,都努力地内化自己的实力,都勇敢地迈出舒适圈,用尽全力地创造价值,活出“没有大脑新皮层”的人生,那么,也算是给自己的造出了一个小小的硅谷奇迹吧。

  最后再次引用《今生是第一次》的台词,结束这篇感想:

  “饱含我的真心/祝愿活在这个瞬间的各位/奋勇前进/反正今生/我们都是第一次”

  PS:大脑新皮质在此文中代表没有限制的含义,科学依据仍有待考察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