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芙蓉镇》有感:生命华尔兹

来源: 网络 时间: 2019-05-28 15:12:21 阅读:

  读后感‖生命华尔兹

  ――读《芙蓉镇》有感

  顺其自然 千岛湖读书会

  即使带着镣铐跳舞,也要把悲歌还给历史。

  ――题记

  若时光暗淡,那就多些历练,毕竟,患难是最好的放大镜。但是,轻描淡写的宽慰背后,是多少千家万户透骨酸心的聚散浮沉,是多少悲欢离合生死永别的动荡不安。所以,与过去握手言和,不是为了温习伤痛,而是为了避免蹈其覆辙。

  拜读古华的长篇小说《芙蓉镇》,便是这样一种精神洗礼。以亲历者的姿态反思历史,以当局者的视角直面人性。无谓定论谁功谁过,仅仅只是出于对历史的正视,对生命的敬畏,对精神的继承,更甚者,是对岁月的一种警醒与珍视。

  寓政治风云于风俗民情图画,借人物命运演乡镇生活变迁,借助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典型揭露了时代变迁下的人情世态。美丽勤劳的“豆腐西施”胡玉音;大智若愚的“五类分子”秦书田;阴鸷狭隘的“政治女将”李国香;见风使舵的“运动份子”王秋赦,每个人都在云波诡谲的政治变换中,演绎着小人物的乱世江湖。

  小说独树一帜之处,在于并没有借助“四清”和“文化大革命”这种敏感特殊的时代背景下,泼墨于恢弘的场景和嘹亮的口号,抑或绑架读者的情感倾向,博取悲天悯怀的弱者同情。而是让一个个有血有肉的小人物发声,让他们娓娓道来:王秋赦的奴颜媚骨、投机取巧;谷燕山的刚正不阿、胆大心细;胡玉音的勤劳善良、忍辱求生;秦书田的韬光养晦、达观自尊;李国香的妒贤嫉能、可怜可恨……芙蓉镇上的芸芸众生相是愚昧时代下扭曲灵魂的社会真实写照。在乡土风俗中,人性的低吟,命运的呐喊,共同谱写了一曲严峻的乡村牧歌。

  “活下去,像牲口一样的活下去”或许是最惊心动魄、振聋发聩的时代呐喊了,语言背后的隐忍爆发直抵我们的内心底线,该是何种的绝望与无奈!这也让“现世安稳、岁月静好”的我们将视角再次定格到那个荒唐年代,体味历史浮沉的悲剧,旁观各色人物的升沉荣辱。本凭借自己勤劳致富的胡玉音却家破人亡,原本才华横溢的秦书田却被耻笑为“秦癫子”。即使在这样黑白颠倒,牛马神蛇的夹缝中生存,两人还是携手互助,喜结连理。当然,政治不偃旗息鼓,路线不拨乱反正,两人还是一对黑夫妻,只能贴白纸对联。讽刺、荒诞的背后是时代的真实缩影。

  即使是卑微到尘埃里的生命意志也值得尊重和敬畏。可是,这种最质朴的生存欲望却被那个愚昧专制的时代打压、践踏,最终,胡玉音承受了最原始激烈的“犯罪刑罚”,秦书田履行十年异地的监狱之灾。所以,回首,再次审视这句呐喊,虽心痛沉重,却也在情理之中――生容易,活容易,生活不容易!

  如果说像牲口一样活下去折射了底层劳动人民的坚韧不拔,那么华尔兹的舞步则是弱小草根的生生不息。

  华尔兹华丽典雅,是生命力非常强的自娱舞形式。用来刻画和铺垫命运的转折竟然如此的恰如其分,入木三分,淋漓尽致!小古镇,青石板,破扫把,秦书田用道具完成了爱情的仪式感,跳出了命运的豁达乐观。深挖探寻,也会叹服作者的铺垫之深,隐喻之强。秦书田温柔鼓励,教会了胡玉音华尔兹的走步,当两个人翩跹起舞,笑声银铃,这也许是小说难能珍贵的一抹温暖和亮色,深入来看,胡玉音后期对于不公的顽强抵抗,新生活的奋力争取,不都是由秦书田的循循善诱,主动出击所引起的质变结果么?两颗心靠拢,迸发了对于新生活无限的渴望和祈盼。亦如春风,火种,生生不息。

  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。最后,善恶是非终究回归到正确的轨迹,小镇释放出欣欣向荣的活力。只是,记忆再怎么封存,历史的烙痕仍然触目惊心。可悲可叹的时代尾音,依旧由“疯子们”响荡在广袤的天空。

  那时候,我们尚且没有资本抗衡现实的残酷,无论之前想象多美好,最后却不得不低头伏诛。现在,我们,仍然带着镣铐跳舞,战战兢兢,旋转、跳跃,却也在彼此都看得见的岁月里熠熠生辉。

赞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