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国演义》读后感:今兮今惜,一樽还酹江月

来源: 网络 时间: 2019-05-28 15:12:14 阅读:

  今兮今惜,一樽还酹江月

  ――《三国演义》读后感

  绣山中学 徐诺

  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

  是非成败转头空。

  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
  《三国演义》是一本大书,更是一个瑰丽的传奇。一个始于诗,终于词的千古巨著。大江东去,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。多少豪情壮志相见其中,多少生死离愁湮没其间。更有无数英雄豪杰灿若星辰,不论是武功盖世者,还是滔滔谋略者,亦或文武双全者,皆在三国史上留下丹青赤笔,浓墨重彩。

  今兮,那个风起云涌、波澜叠起的年代早已成千古往事,然这漫长的岁月长河中,却回荡着几多鎏金故事。隔着时空的浩渺,犹有兵戈铁甲铿锵在耳,舌战群儒辩声在耳,谈笑风生余音在耳,丝竹酒器伶仃在耳……

  今惜,在历史的沉淀之下,唇齿流转之间,光阴恍惚飞漱其间。岁月如斯,我们又该如何笃定的坚守自己?莫须有的愁苦仿佛是触手可及的实体般的存在,泪也罢、血也罢。少年英雄,凌风巍巍于绝之上。究竟又该如何萃取这时光的凝华所在?

  于是,读《三国演义》,即怀古,又寻觅今朝。《三国演义》一书,怎离得了一个“酒”字?惜三国英雄,又如品味三国的酒时苦时甜,有润有涩,似厚似薄。忧苦时啜之,狂喜时饮之,悲壮时喝之。长歌当酒,风雨入袖,饮一樽还酹江月。今兮,笔者斗胆与君共饮三樽美酒佳酿,聊惜三国的传奇人物。

  第一樽   雅香轻渺  桂花酒――杨修

  桂花酒优雅柔和,清香缥缈。婉如一叶扁舟,风流无数,却无根无萍。若以桂花酒比拟一人,莫过于杨德祖,杨修了。提起杨修,恐怕最出名的要数“杨修之死”了。

  杨修之死,实在令人扼腕。宛若这秋风瑟瑟、桂香幽幽,本无他意,却独令人心生悲情。人说杨修之死,死于杨修自身的不识时务,屡犯曹操大忌。然,笔者看来,杨修确因恃才放旷遭致被杀,但客观上,死于曹操之手,却与曹操的品性必不可分。曹操,其实暗藏一颗帝王之心。何为帝王之心?乃不可测。东汉末年至三国时期,王侯将相总自称一“孤”字,“孤”,乃“孤家寡人”之意,可以理解为对于一位出色的政治家、权谋家而言,能够比邻共谈、真心而论的朋友一定是凤毛麟角的。臣子看不透,谋士揣不成,方才得以成就帝王之心。以《三国》而论,能称上帝王之心的人,不过刘备、孙权、曹操等寥寥数人方称得上佼佼者。可是,以孔明、奉孝、公瑾等人之才智,当真无法揣摩帝王之心吗?非也。他们皆有大智若愚之胸襟,但重在看破不道破。然杨修却未能到达这一境界。因而,同为魏国一大谋臣,郭奉孝一死,曹操以泪洗面;而聪慧过人的杨德祖仅几句皮毛之言,却惹来杀人之祸。又,同为天下奇才,云长屡不受操之好意,甚至冒犯曹操,却能全身而退;而杨德祖仅几句冲撞之言,却使得曹操杀心决意。皆因曹操的帝王之心在权衡利弊,宁可舍杨修而震其帝王之威。

  看此杨修,有何不令人心生痛惜,只叹天妒英才。杨修与我们又何尝不相似呢?同样的年轻气盛,同样的朝气蓬勃,甚至同样的口无遮拦。杨修本没有错,更不至于以死抵罪。他只不过以一种高调姿态去点破曹操设下的难题,格尽职守的去为曹植排忧解难罢了。非他负曹操,是曹操负他。然,命运就是如此,他甚至往往以一种啼笑皆非的方式掐住你的喉咙。与其纠结于此,与其为了眼前的考试、学习、生活失利便颓废于原地,还不如更放下过去,展望未来。反观前者,才是真正的死于命运的脚下。杨修虽然惨然归天,但却名声犹存,时隔千年,仍然有人记得那往事一一

  杨修死后,曹操亦有悔意,甚至命人“厚葬之”。综观魏国的谋士,忤逆曹操而死的亦有荀,诋辱曹操而死者亦有迩正平。但其二者即死,曹操痛虽痛矣,未有悔意。唯有杨修死后,反而令曹操心生悔意。《三国》著名评论家毛论曾讲过“迩衡,孔融、杨修三人,才同而其品则有不同。杨修,事操者也;孔融不事操,而犹与操周旋者也。迩衡则不事操,而不屑与操周旋者也”。将此三人放在一起对比,是突出曹操的奸猾。曹操奸虽奸,但毕竟识人了然于胸,自知杨修其实无大罪,只是作为铺垫其帝王之途的一枚棋子,况且价值还不低,因而心有悔意,更有惜憾之情。

  也正是曹操的悔意,更增添了杨修之死的悲怆。一黄土一樽黄酒祭故人,杨修,恰如这一杯不甚浓郁却遗有清幽雅香的桂花酒,人去了,却似乎又能使人淡淡的怀想,怀想他的锋芒毕露的睿智和恃才放旷的风流。

  第二樽  悲壮浓烈  青梅酒――姜维

  青梅酒味道酸甜,醇厚之中却又有丝丝苦楚。仿佛豪迈之气荡然于心,宛若这青梅煮酒时分的英雄涛涛之气,苦与愁又浓情壮烈的溶于酒中。何人欢喜,何人幽幽?论这青梅酒,不由联想到那位曾以一人之功力,挽尽狂澜的蜀将姜维了。

  怕是生不逢时吧,姜维真正开始他辉煌的黄金时代时,却亦是蜀国由盛而衰之时,随即而来便是各路耳熟能详的将领谋臣悠悠长辞。托孤之志留恋在先主的执念之中;忠坚尽瘁最终亦然定格在了武侯泪眼蹒跚的眼眸之中;惜哉,桃园之义气,今兮俱往矣。蜀国再无强将,汉道终临末途。重担仿佛从天而降,突然就压在了尚且青丝犹存的姜维的身上。

  学界有一种普遍的言论,指责姜维在蜀国后期如此大动兵戈的伐魏空耗了蜀国的国力,反而加速了蜀国的灭亡。笔者认为不然,姜维身上恰恰又尽显人性光芒、大将风范。三国中,文能安国、武能定邦的奇才将士辈出,陆逊、邓艾等大将皆是,但他们哪一个不是身边人才济济,集智集力博采众长。而姜维的身边,能拿得出手的实在寥寥,能在这样困乏的境况下却屡建奇功,足见其智;蜀降,却又能说服钟会欲东山再起,又见其忠。

  人言姜维如蚕死丝尽、炬灰泪干。看此姜伯约,不由心生一种酸涩之感,仿佛壮志豪情难言一尽,荡然于怀、恢廓一场。人说走投无路怕就是形容这样的情景吧,就如这酸苦的青梅一般。其实,生活亦如此,虽不及生死殊杀的地步。但所面临的挑战也不容小窥,处处的困难背后仍是磨难。何尝不如姜维所面临的场景,血战剑阁,不过是一场洋洋洒洒的期中考;挥泪戎场,亦不过是学业、生活上的一粒绊脚石耳耳。然而相比之下,我们亦未及万念俱灰之地。想千古纵横,哪怕背水一战,仍然有人不断抗争于困境;哪怕英雄折腰,也要重于泰山。相比之下,我们所挑战的实在是轻如“毛”。即使所谓的“绝境”,也不过是成绩单上的一丝悔恨罢了。

  又有何人可知,姜维在最后被困于众军之中又有所想呢?也许是天命吧,《三国》一书,虚虚实实,分分合合,皆天命也。惜庞统死于乱箭,天命也;卧龙逝于病榻,天命也;云长兵败麦城,天命也。然姜维之死,真切的使人感受到了一种英雄末路的无助、愤慨、凄惶。悲哉,姜维仿佛螳螂挡一般,在最后的关头他所拼搏的并非是一望无际的大魏兵马,而是滚滚驶来的历史车辙。明知早已江郎才尽,却仍凭借这一腔热血无怨无悔的投身于大蜀之中。他才是真正的身虽死而名犹存之人,他才是真正的历史赢家。

  今兮,今惜。大将姜维到头不过一捋亡魂幽幽,留下一樽青梅酒,余香绕梁。亦不知在追悼,还是仍旧在无休无止论着英雄旧事。更应了那句荡气回肠之语: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。

  所以,伯约之后,汉道末也。嗟夫,反观今日,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如一抹烟尘,于耳耳间便消散的无影无踪。哪能比得上姜维为之奋斗40余年的尽瘁执念,我们又有什么道理不去为着青春咬牙搏杀一把?

  第三樽     醇厚绵长 黍米酒――司马懿

  人说三国全书不过“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。”一句话了了。此话不错,三国以汉而始、以晋为终。谈晋朝,先想三人:司马懿、司马师与司马昭,此三者为父子矣。纵观司马懿的一生,几乎贯穿了整个三国,以惊涛骇浪来形容恐怕绰绰有余。他的这一辈子实在太过波澜,有着默默无闻,亦有风云迭起。到头来,值耄耋苍苍之年,却不过撒手一去,反而自在。

  如这杯黍米酒般,看似清清如水,实则浓郁飘香。这细腻与绵长交织于唇齿之间,恍然间,似乎又有那兵戈之声、丝竹冉冉重韵耳畔。如这缥缈的一生般,忽而是苦尽甘来、忽而是丝丝沁香,然了又是一爿的黑色与虚无。仿若黄粱一梦,浸湿的衣衫,方才品得这其中的酸甜苦辣。三国是一场大戏,烦愁零落的梦幻。司马懿无疑是成了最后的“渔翁”,但是这其中的愁苦与酣畅又有几人能懂。

  或许,仲达并非是三国中那一个最风云的人物,但他绝对是一个最懂人情世故所在、最为坚韧的角色。他的权谋可能稍逊孔明、智慧可能也略不及杨德祖,所受的信任在曹操的猜忌下也大打折扣。但是,司马懿是一个“大智”之人,他不同于杨修的持才放旷,反而是一个极为内敛与隐忍之人。说司马懿之“智”,其实也可作为一“忍”字、一“知”字、一“志”字。

  说其“忍”字,其实是最为明显与最表面的。司马懿与曹家倒是有着极深的渊源,不但侍奉三代曹家人,而且都身居极为重要的地位。但即使如此,打曹操以来,曹家对这个“好友”的怀疑就一刻没有停过。甚至在曹操死时,还吩咐其子曹丕说,司马懿乃睥睨之人,可利用,但万不可重任。无论是曹操的暗夜刺杀,还是曹睿的贬其重权,亦是诸葛亮的巾帼、女衣之辱,在司马懿看来,都不过耳耳。仍然安然自若,以一种极为平和与平静的姿态去坦然面对。至于最著名的一次“忍”,莫过于曹爽的叩门暗察了。司马懿以高超的演技,成功让曹爽认为自己已经半步于黄泉,从而大大放松警惕,为自己争取了更多的时间去赢得这场兵权之争。仲达之“忍”,非苟且、非忍气吞声,而是一种谋略与胸怀。也正是由于他这样一种不逞一时之快的性格,和沉稳的处世之态,才使司马懿能步步为营的走到三国最后,成为成就他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  然,其次司马懿更有一“知”字,这个“知”表示知己知彼、表示知人知心,更表示一种眼界、格局。在三国这场大戏中,他知道自己身处何方,知道自己的价值与意义,更知人心的险恶。不同于杨修的放荡不羁,司马懿甚至能完全藏匿自己的才华。他亦知人心,也能一眼就看透曹操的内心。但同时又能以忍持戒,一次次化险为夷。以至于成了曹操身边唯一一个心存杀心,却无可下手的重臣。曹操也是个知人之人,他知道司马懿与自己身边的其他心腹并不一样,所以也从未有一日将他当做自己的腹地之人相待。可能这也是种悲哀吧,君臣隔阂便在互相的猜忌中得以呈现。司马懿亦知政治千秋,从不争夺功绩。可以这么讲,“知”字给予了司马懿得以立足于曹家的根本。

  但是,空有外表。司马懿最为核心的便是其“志”。曹操煮酒以论英雄,以刘备和自己为天下英雄。但是曹操在这里,恐怕还落一个英雄,便是司马懿。何为英雄?心有天下,胸有涛涛,不挂红尘繁事之唇舌间者,英雄也。难道司马懿当真只是一谋臣、一忠臣吗?非也,忠臣为国,不为私心。如姜维、夏侯之辈,一心向国,心无旁骛。然,司马懿是个有私心的人,他一直在侍奉魏国的同时不断增强司马氏的实力,直至能与魏国不分伯仲。在这一点上,曹操可能还要略逊司马懿。司马懿的眼界极为宽广,想到自己的儿子、孙子甚至后世。

  他在博弈,而巧妙之处在于谋篇布局有自己操手。又何不说司马仲达所博的是天下的沉浮。看此司马懿,又何不为之感叹。能将智慧与言行如此巧妙的配合的人实在不多。说司马懿处事圆滑,其实也不犹为过,但他更值得我们借鉴、学习的反而是他的一种内在品质。试看当今社会,其节奏之快即令人欣慰,又令人担忧。观司马懿之智慧,注重一种格局和积淀。《三国》一书便是最好的佐证,为何三大国家纷争多年,却被这么一个“晋”字所取代?大智,看似轻易,实则不简单。司马懿之所以有作为,恐怕还得胜在一种无论何时何地都泰然自若的心境了吧。而这样的心境却反而是身处现代文明社会的我们,所最最缺少的。以身边的校园生活为例,人与人之间的忍耐与宽容仿佛始终保持在最低的位置。常常见同学之间哪怕一点的摩擦与纷争,就必定瑕疵必报。轻则不过谩骂数语,重则甚至拳脚相持。

  曾几何时,我们仿佛早已迷失在了遥遥的长征之路上,最初的本心早已变了质。彳亍之间,是否还能想起自己的初衷所在;彷徨之间,是否还能听见当年的呐喊余音。司马懿自始至终却人坚守着那一份本心,他质疑过、迷茫过,却从未放弃过。试问,在这漫漫长路之间,你我又将何去何从?

  尾   声

  饮罢三樽酒,樯橹灰飞烟灭,一切如幻光般消散于滚滚红尘中。然无论是杨修的才华,姜维的忠诚,还是司马懿的智慧,却留给我们无数的念想与思索。或许,司马懿篡魏并非本意所在,或许也是他早已预谋好的;或许刘备根本从未踏入荆襄蜀地;再或许,这一切的一切仅仅是罗贯中与世人的朝夕梦络,连这甚么刘关张、曹孟德都不过是幻想中存在的。

  三杯酒罢,恍惚间桂花沁香、青梅瑟瑟、黍米轻柔又交织于心。那昙花一现的绽放令我们叹惋,那冗长悠扬的醇厚令我们又不禁一阵唏嘘。比起《水浒》那义气相投、折箭盟誓刚烈之酒,《三国》之酒反而显得轻描淡写;比这《红楼》梦幻一场,饮酒作诗、挑弄轻影风骚之酒,《三国》之酒却更显豪情。人说三国之酒,不卑不亢却恰到好处。惆怅也罢、壮志也罢,其实同骨肉相连般,早已融于这酒了。哪怕是浊酒一盏,也堪比千金。

  但这都不重要了,我们所知道的,就是连晋朝都已经成了地上的一捋黄土。人说历史的车轮是可以摧残万物的,此言恐怕断章取义。历史确实能磨灭太多,但真正令人可贵的品质却依旧留存于世。凡事离不开命数,古今中外皆如是。历史亦有自己的游戏规则;亦有不可阻碍的发展定理,而我们所能做的,更多是坚守自己的信念、禀赋与底线,不拘于凡俗,不畏于命运,不惧于艰险。那些一切的一切已经幻灭,往事终成历史。但历史所积淀的正是我们处事的精华信条。如那繁星般,即使无法企及,但我们却依旧能感受到缕缕星芒闪耀。

  同时,我们真正的少年“本色”,亦将何去何从?看姜维,足智多谋、忍辱负重,于乱军之中而浑然不改色,是少年本色;杨修持才放旷、不拘一格,这种恰合时宜的傲气凌然之态亦是少年本色。司马懿的品质浩瀚,又何尝不是我们修身养息、所真正要求去领悟与感受,甚至成为信奉所在的呢?

  末了,再摘《三国》结笔词中的一句奋发感慨:

  纷纷世事无穷尽,天道茫茫不可论。鼎足三分已成梦,后人凭空惜英雄。

  今兮,今惜,一樽还酹江月。

赞助推荐